桑榆非晚ShipStony

Could it be that you and me are the lucky ones

【CI汉化】译稿:托尼·斯塔克——未来的哲学王?(下篇)

CI汉化组:




托尼•斯塔克——未来的哲学王?(下篇)


TONY STARK, PHILOSOPHER KING OF THE FUTURE?


【上篇点此处】


翻译:神棍德


校对:Anne


原文:Mark D. White: William Irwin Iron Man and Philosophy Facing the Stark Reality




是哲学之王哲学人王还是傀儡大师?




苏格拉底理想的哲学人王哲王应该是性德高尚而且不为个人及物质所得计较的人,与此同时还他还要具备高超的管理艺术。在上述品行之上,哲学人王哲王还得真正理解何为公正,何为美,何为至纯之善纯洁之善。那么,托尼· 斯塔克究竟是不是哲学王呢?




我们就先从他是不是为人高尚说起。尽管托尼的个人生活尽管很丰富,但却不是那么的合乎道德。他对善与美的理解过于浅显与物质了,而且他太情绪化。而相反,哲学王则应该是温润超然的。《理想国》开篇克法洛斯与苏格拉底就表明:上了年纪的确使人心平气和、宁静寡欲。到了清心寡欲、弦不再绷得那么紧的时候……像是摆脱了一帮子穷凶极恶的奴隶主的羁绊似的①。旧时代所有此类事物(性欲)带来了和平与自由。每当欲求纠缠着满足着我们的时候……我。同样,苏格拉底的哲学人王哲王性情中的欲求方面是由灵魂中理性的部分控制的,。否则他们就是欲望的奴隶,再也不能自由或有能力地做出正确决断。




苏格拉底指出,哲学家人哲王所必需的理性与美德让打情骂俏无处容身。这就与《终极战队》里那个放荡的、将队友和世界都置于险地的托尼斯塔克相距甚远了。众所周知,托尼还是个臭名昭著的酒鬼。在八十年代的时候,《瓶中恶魔》一刊“酒魔”着重描写了托尼与酒精的挣扎,期间,他为此还赔上了朋友,爱人和钢铁侠的名声。最终最后,酒精差点毁了他,但他还是成功克服恢复了。总的来看讲到这里,还是要说托尼·斯塔克个人生活方面的缺点并没有影响他作为英雄的决断缺点还是不能否认他英雄的作为。将近半个世纪以来,他持续扬善,并凭一己之力或偕同复仇者或其他英雄一起数以计次地拯救了世界,或是自己或者是和复仇者其他英雄们拯救了世界太多次。




再多讲讲道德。苏格拉底竭尽全力地让哲学人王哲王和卫国守卫者们难以获得财产。他认为这一点意思是说个人对与事物的依恋联系,尤其是对物质财富的依恋物质的联系会产生私利激发个人喜好,这样会影响卫国守卫者与哲人王哲王对保卫城邦利益的保卫判断,。反而他们会以权利去保卫个人利益。在这一点上,托尼·斯塔克可以得高分,因为他对金钱钱的兴趣极小。他给复仇者联盟提供资金,因为他认为这是为世界的福祉所必需的团体,尽管这并不能为他带来个人利益他知道复仇者联盟是为了世界好,对自己个人没有什么利益回报。毕竟无疑这样无疑是在烧钱费钱,还占据了他大量的寻花问柳玩弄女人的调情时间,而这些都可以看成是“个人利益”。因此,尽管只要托尼有的是钱,他也不是就不能算是柏拉图担心出现的那种利益分歧或冲突案例。




托尼懂装甲,托尼懂女人,托尼就是不懂无谓之事




好吧,所以他也不能算个坏人,但他真是一位哲学人王还是就是区区一个傀儡大师呢?他到底是是否如他所言那样,是一个预见预测未来并做作出回应的人,还是一个到底他是不是苏格拉底想要的那种可以洞察看透观念之下现实现实去看到支撑其的实质,然后而得以塑造出更利于人们灵魂的社会的人?而在这一点上,托尼的得分就差得多了,相当多做的就很差,非常差……


……


苏格拉底坚持要让哲学人王统治是因为只有他们掌握着怎么进行公正统治的必要知识技能。手工业者和工人的局限性之一就在于他们的知识是片面的,




掌握的只是局限于他们的职业和个人需要的技能。这就是苏格拉底所说的“技艺”,低级的手工活本质上只是物质的,和其他活动截然不同。换句话说,手工业者所掌握的技能可以提供有形实际的回报,比如一个篮子,一艘木船。哲人王的“技艺”可就不能有任何有形实质的回报,但是,同理需要说一下,老师这个职业也是一样(而且可没人声称老师们应该去统治)。“真正的哲学家人”是不一样的,他们不仅懂得“拿得出手的技艺”,他们还“眼睛盯着真理喜爱真知”。苏格拉底认为,尽管哲王要掌握统治的技艺,这些技艺却又是不足以让哲学王以对灵魂最为有益的方式去立法统治一个有灵魂的城邦的。




知识(episteme),与基本技能相对,需要人洞察世界,明辨真相,用沉思去感知世界。著名的山洞比喻阐释了从满是影子的洞穴走向揭示现实之下实质提示隐秘真相的光明的哲学历程线,哲学要走的茫茫路程。真正的哲学家哲人的人生即遵循着比喻中的历程是要与那比喻的茫茫路程相对应的:如果有人对任何一门学问都想涉猎一下,不知厌足那些学习快也乐于学习的,怎么学也学不厌的人,就能称他们为哲学家哲人②。哲人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爱智之人”,他们对智慧的大爱让他们能够拨开真相之上的迷雾和所有物质障碍,找到永恒的实质真理,。也就是通过这些真理,公正,善与美才能被真正解释的知识。没了这些知识,就算是掌握了统治的技能,他们还是不能以大善之道治理一国。也就是说,哲学人王除了必须掌握统治技能,还要通晓事物真理,同时具备技艺和知识。




苏格拉底煞有介事地问:“既然哲学家是能把握永恒不变事物的人,而那些做不到这一点的,被千差万别事物的多样性搞得迷失了方向的人就不是哲学家,那么,两种人我们应该让哪一种当城邦的领袖呢?③既然哲人就是能够抓住事物内在不变核心的人,那些抓不住核心在万物间飘荡的人就不是哲人,这两种人谁才应该是城邦的领导呢?”他认为:“心灵里没有任何清晰的原型,因而不能……注视着绝对真实,不断从事复原工作那些灵魂并不是标杆而且还不能看清事物实质,不能拿万物来参照巨细无遗地研究”的人是无法“在必要时尽可能真切地注视着原样,也在我们这里制订出关于美、正义和善的法律,并守护着它们④在地球上建立关于什么是公正美好的公约,挑选建立的恰当时间,以及守护公约”的。苏格拉底想要的“希望知识”是由永远正确的抽象概念中推理出的导出,。这就和他对数学的迷恋和他认为知识是有逻辑的推理的的观念相一致的了。




到目前对于托尼·斯塔克来说还不错,他是麻省理工培养的工程师对吧?可是演绎推理是基于最开始对世间各种现象合理的解释开始的。托尼只是就事论事。他对施行的改变世界的手段方法比其他一些超级英雄更有野心干劲,。但他并没有试着不是像苏格拉底式认为的哲学家人应该的那样认知世界。他并不为去掉在事物之上的影子去揭示解开定义了公平正义、


善与美的永恒的真相而斗争操心,他也不是以自己掌握的这样的究极永恒知识去安排超级英雄们的大棋局。,他的思考过程思想是偶发的而不是持续的,他对世界的理解也是从片面的情境上理解的。




他有问题就解决,预测未来的危机,然后为每个可能设想每个都想想解决方案。就事论事的,每一次他都会考虑到在每个不同情境下的公正和良善,他的伦理道德是实事求是的,而不是基于对任何公平良善的永久实质的信奉用长久的公平美好的许诺解决问题。很不幸,他掌握的主要基本上是“技艺”而不是“知识”。




尽管托尼·斯塔克带头将复仇者们集结、解散又重新集结拼凑到一起,带头差遣他们,推动《超级英雄注册法案》进程,他依然是在对周遭环境进行回应。让他得以和其他漫画英雄区分开分开来的是这些环境是她应对的是未来未来环境,然而其他的英雄们都是对当下问题做出回应。在内战之后,托尼通过以一次种极其“斯塔克”的独白极大展现了内心的自己,他告诉美国队长的尸体他预测到了“战争将要打响…………我看到我们在缠斗”,而且他努力争取让好的结果出现。




这就是他作为超级英雄的为人。他预测到了针对超级英雄的公众内部产生的情绪的变化,而且这些变化会让超级英雄的世界分化。更刚糟糕的让他受谴责的是——他说:“我知道你们都会强迫我,不,这样不对,你们没强迫我。但是我知道我会站在负责此事这一边。因为,不是我的话还能有谁?”但是队长的牺牲让他坦白他向美国队长忏悔的时候:“我受不了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不值得。”




托尼·斯塔克在坦白忏悔中展现的是他燃起内战是基于他对未来的感知,而并不是任何对公正良善的真实理解知识。他承认的忏悔词“这不值得”表明了他他要么对“公平正义”有所认知,但却采用了“技艺”来行动,进而导致了不公正的结果,要么他贯穿整场冲突的措施及目标是被“公平正义”的低层次而不是终极实质指引的不仅有对“公正”的知识,同样也有产生并不公正结果的技艺,或者说他的危机解决方法是由低级的或是并不永恒的公正指导的。




托尼·斯塔克的傀儡操控深究起来也不是苏格拉底式的一开始说的那样。事实上,比起深层次地探究世界,托尼更愿意简单地对他所察觉的世界做出作出回应,而且他比别人更好地能预测到更期望得到他别人对这个世界作出的回应,。他是一个十分精于很有技术能了解情况并创造条件使他人迎合他的期待和意愿行动理解事件的人,他会制造让别人做出迎合他预想的条件。但他只是一个会解决问题的人而已:一个经受科技教育、掌握将事件收益结果最扩大化的技术的天才。托尼·斯塔克并不是个哲学


家人。他并不是为自己寻找真知,他只是单单为了对现实或对未来的“问题”做出回应而已。




一千多个词说不




所以,本文的意义何在我们要说什么?如果托尼·斯塔克不是个哲学王的话,为什么第二段里的那个“不”字还不就够了呢?为什么我们需要几千字的探讨就为了得到同样的结论回答一个问题?托尼·斯塔克在我们看来特别像是一个哲学王,只因为我们读《理想国》跟《钢铁侠》都不够认真都没足够认真读。一个哲学王在日常生活似乎代表了里面更像是一个非常聪明,控制人像是手中棋子下棋一样的统治者人,而粗略一看托尼在最近的《复仇者联盟》和《内战》中表现的就是那样。托尼·斯塔克被我们当成“哲学王”正是恰恰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理解什么样的人是“哲学家人”。




同样就是这样,我们也切断了苏格拉底的美好城邦的力量与其所出的《理想国》的联系而削弱了它的力量,仅仅就是给它贴上了就是一国总统或是革命运动意向的标签。如此一来,这就是我们的问题而不是托尼的问题了。




西班牙哲学家奥特加·伊·加塞特(José Ortega y Gasset,1883—1955) 相信二十世纪西班牙的落后并不是由经济结构问题和落后差劲的政府组织造成的,而是由于西班牙人不深层思考问题。他的解决方法在他的《沉思的堂吉诃德》一书中提出了应对西班牙思考危机的解决方法,他在书中表示西班牙人若是“带着思考”阅读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他们不但会更好理解文意,还可以学会深层思考,从而培养出走出“落后”的能力。“带着思考”阅读就这就是说细致地理解文意,然后再拉出一段距离,然后再回到特确定的一点上,如此循环往复在此之前再重复。




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深层次地阅读,巨细无遗地审视文字,再用从其他文字中汲取的智慧去分析。




通过把超级英雄看做护卫者,把托尼当成哲学王来看这一做法,并就阐述其中的局限性展现了我们的局限性,。我们可以再更好地理解《理想国》跟《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对于美的概念就是黑寡妇穿着黑色紧身衣紧身皮裤的样子,这是因为这符合了我们对美的认知,而不是苏格拉底的说的那样。尽管漫画很缓慢地挑战这我们对于美的认知,但是毫无疑问漫威近期的故事有意地提出了




一位此类问题而且摆明了苏格拉底式的那种哲学王的吸引力和危险性危险性所能带来的问题,尽管塑造的人物并不完全是一位哲学王也不全是。不过漫画家并不需要为这样的挑战苏格拉底的失败负责。如果我们想要他们写编出高质量、智慧复杂精致且严肃的故事——还不要放弃小低级——我们就需要好好阅读、认真以待了。




我们通过本章做到了这点在这章已经讲明白了,而这一整本书也就是在帮助我们好好理阅读理解。我们越是善于思考,我们就越是善于将苏格拉底,奥特加,圣奥古斯丁,康德或是其他人的思想用于引入阅读漫画的过程中,。就越也就会更鼓励到如同促进《钢铁侠》系列漫画这类能激发深层思考、,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读者观众的漫画和电影作品。在当下,看《钢铁侠》就能拯救世界吗?这取决于与我们这些相信可以的人。




注:


①-④:引用自《理想国》。郭斌和,张竹明译,商务印书馆。





CI招新请戳新人群:154402166


欢迎翻译和修嵌君加入~





评论
热度 ( 40 )
  1. 桑榆非晚ShipStonyCI汉化组 转载了此文字
  2. 王谢安石CI汉化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敌铁人

© 桑榆非晚ShipStony | Powered by LOFTER